好生活是一單單拼出來的

2019/6/17 9:52:24

作者:勞動報記者郭翼飛

      近幾年中,外賣行業的急速發展讓“外賣小哥”這一職業群體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圍繞他們的話題和關鍵詞,有辛酸、不易,也有自由、高薪等。在上海的數萬外賣送餐從業者中,宋增光無疑是幸運的一個———送餐八個月便晉升為配送站站長,還獲得了上海五一勞動獎章,被稱為“外賣界的第一位勞模先進”。不過,他的“成功”和“幸運”并非偶然。

    WDCM上傳圖片

      小小善意帶來莫大溫暖

      2014年,30歲的宋增光為了與在滬工作的妻子團聚,放棄江蘇老家的工作,來到上海。在此之前,他做過貨車司機、理貨、出納等工作。而到上海后,他第一份工作選擇了做外賣送餐員。“我覺得這份工作最大的好處,就是能讓我很快地適應上海的生活節奏和城市環境,而且能跟不同的人溝通、打交道。”宋增光說。

      經過一番培訓,宋增光正式加入外賣送餐員的大軍。然而,本以為已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卻在送餐之初就因為路線不熟導致超時配送。那天,宋增光負責配送一單披薩,因為餐盒太大無法放進保溫箱,他只能放在外面,加之地址不好找,繞了不少彎路,等送到用戶手中時,披薩已經變冷發硬,用戶十分不悅。晚上回到住處,宋增光腦子里一直想著這件事,總覺得過意不去。第二天,他專程跑到小店里買了幾個毛絨掛件作為小禮品,再次登門道歉。看到他因為這件小事如此用心,用戶連連說:“沒事沒事,我已經不介意了。”

      這一年的春節,因為人手緊張宋增光沒有回老家,主動選擇留在上海跑單。萬家團圓的除夕夜,宋增光不斷收到平臺派單,他一邊著急慌亂地接單、取餐、安排路線,一邊擔心超時派送。這時,他的手機上收到了一條用戶發來的短信:“下雨路滑,注意安全,晚點送達沒關系。”在把外賣送到這位用戶手上時,對方又對他說:“辛苦了,新年快樂!”簡單的一句問候,卻讓宋增光的情緒頓時振奮。

      記者從“餓了么”了解到,去年該平臺有1.6億訂單的用戶為外賣小哥備注了“謝謝”,還有許多訂單上有著用戶與外賣小哥間的有趣互動。“這兩年來整個社會對外賣小哥的關心和包容更多了,這對我們是很大的一種激勵,而且讓我對自己的職業有了更強的認同感。”宋增光說,這些小小的善意總能帶給他莫大的溫暖。

      菜鳥新手變“姜茶站長”

      在許多人眼里,送外賣無非是樁體力活,拼的就是身強體壯,吃苦耐勞。事實上,這些并不是這份職業全部。隨著經驗的積累,宋增光很快摸出了門道:“要想跑單量大又效率高,必須要用腦子。比如合理規劃路線,熟悉周圍餐廳的熱門菜品,根據菜品制作特點估算出餐時間,還有跟餐廳和客戶打交道時嘴巴要甜一點……”

      除了會動腦子,在前直屬領導王鵬眼中,宋增光是個非常“實誠”的人。“他剛做騎手的時候,住在單位宿舍,晚上看到站長、調度忙著整理票據、記賬,他就利用休息的時間幫著分擔。這原本不是騎手的職責所在,他完全可以送完單就休息,但是他能把站點的事情當作自己的事情。”也是因為這些小事,在隨后公司業務擴張需要選聘管理者時,宋增光自然而然進入了提拔名單。在儲備站長階段,宋增光從騎手培訓、處理交通事故、處理異常事件開始做起,慢慢承擔起一個站長的職責。

      從一名普通的送餐員到站長,宋增光只用了八個月的時間。而成為站長后,面對二三十個來自五湖四海、性格各異的年輕騎手,宋增光的“實誠”也使他很快成了大家服氣的“光哥”、“姜茶站長”。

      對一名騎手來說,每天的午高峰和晚高峰送餐就像一場爭分奪秒的競速賽,兩三個小時跑下來衣服往往被汗水徹底浸透,天冷時極容易著涼。但宋增光卻很少受到影響,原因是妻子總會在他每天出發前為他熬一壺紅糖姜茶,一杯下去身暖心暖。當上站長后,宋增光也開始在陰雨天和嚴寒時為站里的騎手們熬起了紅糖姜茶,并送到騎手聚集的商場附近,大家看到他便“一擁而上”,宋增光也因此有了“姜茶站長”的別稱。到了盛夏酷暑時節,宋增光又會為站點的每一位騎手都準備西瓜,送到騎手集合的位置,吃完就再買,直到每位騎手都吃上。

      “光哥可以說是我們的領路人。我剛剛做騎手的時候,他就帶著我跑單,一遍一遍和我講解附近的商戶布局,還把自己積攢的經驗都告訴我,其實做一名騎手,怎么找商戶,怎么抄近路,就是我們的核心競爭力,但他都毫無保留地告訴每一位剛剛入職的騎手。”在年輕的騎手高傳杰眼里,“光哥”對每一位騎手都是真心實意的,總是設身處地為騎手著想。比如騎手們為一所學校送餐時,都需要門禁卡才能進去,但是每個站點只配備兩張門禁卡。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方便騎手進去校園送餐,無論嚴寒酷暑、刮風下雨,宋增光每到送餐高峰時段便自己拿著門禁卡站在學校門口一邊等著騎手,一邊通過手機實時監控系統派單情況。盡管是“又累又笨”的方法,卻大大節省了騎手們往返取卡的時間。“他就這樣堅持了七八個月,夏天最熱的時候門口只有幾棵小樹,根本沒地方躲太陽,但他還是每天都在那里等著我們。”

      在宋增光的影響下,高傳杰對這份工作的想法也漸漸發生了改變:“以前覺得就是掙點錢就可以了,看到光哥的變化,就覺得還是要向上努力努力,讓自己有更好的發展。”

      安全比掙錢、效率更重要

      眼下,外賣已經成了一種生活方式。據阿里本地生活服務公司旗下餓了么蜂鳥配送發布的《2018外賣騎手群體洞察報告》顯示,“外賣小哥”已成百萬小鎮青年立足大城市的“第一份工”。其中77%的蜂鳥騎手來自農村,全職騎手收入普遍超全國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月均薪資,“單王”騎手甚至月入三萬。

      在這份報告的描述中,蜂鳥騎手是一個年輕的群體,平均年齡約為29歲。他們自食其力、生活殷實,超過三分之一有房,近五分之一擁有汽車。而這份“美好生活”背后,是“每位騎手平均每天奔波150公里,足跡遍布城市大街小巷,平臺配送最勤奮的騎手,累計完成的配送距離可以繞地球近3圈。”

      如宋增光所說,這一行的辛苦和不易是真的,相對自由、高薪也不假,至于好的生活,則是“一單一單努力拼出來的。”不過,雖然高收入對外賣小哥們有著極大的誘惑力,但他在培訓騎手時,除了傳授自己的“跑單秘訣”,也總是特意提醒他們:安全是第一位的,這是比掙錢、效率更重要的事情。除此之外,作為站長,他也積極向騎手推廣垃圾分類知識,希望騎手們也能和用戶多宣傳平臺上“無需餐具”的功能,一起為垃圾分類出份力。面對這種額外要求,有的騎手也不理解:“平時送餐已經這么辛苦了,還要給自己額外‘加戲’,況且對收入又沒有什么直接影響,這樣做到底有什么意義?”而宋增光則有自己的思考:“很多事情不是沒錢掙就不做了,多說這幾句話,既可以為這個社會作點力所能及的貢獻,體現我們騎手的價值,還可能拉近用戶和我們之間的感情,讓他們對我們這個行業能夠多點理解和支持,說不定還能多幾個好評呢。”

      2018年,宋增光獲得了上海市五一勞動獎章的榮譽,被稱為“外賣界的第一位勞模”。在表彰大會上,他說,“這個獎是政府和社會對我們外賣小哥群體的一種關注和肯定,所以這份榮譽不只屬于我,它是頒給全上海外賣小哥的。”

      如今,宋增光來到上海已有近五年的時間,他也慢慢對這座城市產生了歸屬感。這幾年中,除了事業上的發展,宋增光還培養了許多愛好,比如爬山、徒步,看話劇。“第一次看的話劇是《兩只狗的生活意見》,當時也不懂什么藝術手法之類的,就覺得挺有意思的,能讓你對一些問題有新的思考。后來看得多了,成了一種愛好,就能帶著欣賞的眼光去觀看了。”在宋增光眼里,上海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讓他對未來有更多期待。

114大赢家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