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貨朋友

2019/6/17 11:58:21

作者:童孟侯

      有句老上海話叫做“識貨朋友”,那是對懂的人、內行人的稱呼。識貨朋友的對立面則叫“洋盤”。據專家考證,“洋”是“佯”的訛寫,“盤”即算盤。舊時商店為顧客計價,故意把算盤撥得飛快,噼里啪啦!顧客覺得店員如此熟練,計價一定不會有誤,不曉得店主是在佯盤———這就是后來的“洋盤”。

      高處長幫了林老板很大一個忙,林老板盛情邀請高處長到浦東某大廈吃菜喝酒聊天。侍者拿酒單過來,高處長隨手點了一瓶拉菲。喝完那瓶拉菲,高處長點頭稱贊:這酒蠻好,再來一瓶吧?林老板沉吟片刻,告訴侍者說:那就再來一瓶。

      侍者微笑著回答:沒有。不是侍者跟林老板串通好的,用小沈陽的話來說那是“真沒有”,因為這是1982年的法國紅葡萄酒拉菲,單價10萬元,酒店賣10.8萬。平時沒人點,所以只備一瓶。

      高處長很不滿意,責備侍者道:你們酒店備貨怎么那么少?只備一瓶?侍者微笑著回答:對對對,今后老板要來喝酒,先打個電話過來,我們一定提前準備好。

      高處長要喝頂級拉菲,是不是他要敲竹杠呢?他是不是紅酒的識貨朋友呢?恰恰相反,他是洋盤。因為他聽女兒說過,網上賣6支拉菲,499元,他一算,平均每瓶才83塊,喝它兩瓶又何妨?真正的識貨朋友是那位心痛肉痛的林老板:早曉得我就直接送高處長10萬塊好了……

      我的畫家朋友唐云輝最喜歡畫的是小狗狗,有一次他在藝博會掛出四幅小狗狗。一歇歇,來了一個大漢,大聲問:這些狗都是你畫的吧?我全要了,打包,給我開個出門條!唐云輝眼睛定洋洋看著大漢。

      大漢說:哪能啦?一幅6萬,4幅24萬,我又沒有討價還價,24萬照付!唐云輝輕聲告訴他:不———賣。大漢問:不賣,為什么不賣?唐云輝說:不為什么,不想賣了。一旁的畫廊老板急死了:唐先生啊,賣掉還可以畫嘛,儂一根筋啊!

      大漢走后,唐云輝說:這人不是識貨朋友,我不想讓他把我的小狗狗“牽”回去,我怕他“虐待”我的小狗狗。每次我的畫被人購買,其實我都有點舍不得……畫廊老板說:我講儂啥好呢?總不見得儂收藏儂自家的畫啊。

      如果是識貨朋友,那么人和貨是情投意合的;如果是不識貨朋友,生分了其實也不錯。在中國,識貨朋友最多的大概是在古玩界,也就是那些決意要去“撿漏”的朋友,他們用一疊一疊人民幣冒充懂行,然后拿著放大鏡淘寶,然后“吃藥”吃得滿嘴苦。所以,古玩界的識貨朋友其實是最厲害的識貨朋友。

      前幾天我看了一檔“鑒寶”節目,主持人請來的六位嘉賓,其中一位還是古玩市場的管理員,結果有兩樣古董,這位管理員猜錯了年代。整天在古董市場行走,也不是樣樣都識貨。真的識貨朋友奇缺。

      五六十年前,有個真正的識貨朋友在北京的胡同里閑逛,突然看見賣酸梅湯的大娘盛湯用的碗是個古董,就很想立刻沖過去買下那碗,但他又怕大娘警覺了,不賣給他。恰好,有一支送葬隊伍走過來,識貨朋友假裝從隊伍中出來,問了一句:酸梅湯多少錢一碗?大娘說:一毛五啊。他問:這碗怎么辦?大娘說:喝完送回來唄。他說:等我喝完了再來還碗,就趕不上隊伍了,我要邊喝邊走,您這個碗算個價我給您錢。大娘嘀咕:現在這種大海碗可貴啦。他說:算四塊錢吧,我給您四塊一毛五。

      后來,到了2000年,賣酸梅湯大娘的那只五彩大海碗在拍賣會上拍出4400萬元,那是大明嘉靖年制的官窯瓷器。識貨朋友就是識錢朋友,大娘要是有識貨的本事,就不會干酸梅湯的營生了。

114大赢家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