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那事

2019/6/17 11:58:58

作者:范國忠

      人生中有無數的“那天那事”,而我的“那天那事”,與《勞動報》相連且持續了25年。記憶中與《勞動報》相連的“那天那事”可謂多矣,唯獨這一個“那天那事”,仿佛還歷歷在目,讓我記住到今天。

      2005年8月7日,“麥莎”臺風正面襲擊申城,風力達12級,局部地區出現特大暴雨。

      豆大的暴雨從天空傾瀉而下,如雷怒吼的狂風聲不絕于耳。本市組織實施了一線海塘外施工作業人員和危舊房屋、工棚臨房、茅屋棚舍內人員達16萬人的避險大撤離,當時這在本市防汛歷史上還是第一次。

      沒有見過這么密集的雨,也沒有見過這么兇猛的風,更沒有見過這么黑暗無光的天地。什么叫狂風暴雨,什么叫傾盆大雨,什么叫昏天黑地,湊在一塊撲來,感覺真切且震撼。

      那天下午,我在外采訪完后頂著暴風雨急急趕到報社,準備發稿。此時,報社領導安排我做編輯,以整版的篇幅專題報道上海職工抗臺風的奉獻精神和英勇氣概。無疑,這是一次重大新聞報道。部主任不在報社,而且還“無米下鍋”,困難重重。這是一次我從未有過的既要自己采寫編,又要協調同事采寫的經歷。我二話不說,接受了任務。

      與部主任通過電話后,我便籌劃起采寫計劃提綱。憑借平時的采訪工作積累,我花了15分鐘的時間,完成了采寫提綱,并報告給值班副總編輯。

      采寫計劃提綱確定后,在報社總編室的指揮下,我馬上開始聯系同事,溝通采訪對象、主題、重點等,請他們采寫申城各個行業職工抗擊強臺風的特色新聞。我的同事毫不猶豫地走進暴風雨中,采訪在強臺風下堅持工作的環衛、電力、綠化等行業的一線職工,記錄他們在城市處于非正常情況下保障正常運轉的奉獻精神和克服重重困難的英勇氣概。我也抓緊時間,采寫了一篇以勞模司機為代表的公交公司職工艱苦奮戰保障公交車正常運營的報道。

      3個小時后,同事們陸續將各個行業職工抗擊強臺風的報道發回來。在收到第一篇報道稿后,我就靜下心來,立即投入編輯工作。收到最后一篇報道稿已是21點40分了,我全神貫注地逐字逐句看稿、修改、補充、做標題。

      今天的新聞,將會是明天的歷史。為此,凡語焉不詳的地方,我都不厭其煩地與采寫的同事通電話給予明確。深夜里,在狂風聲嘶力竭怒吼和暴雨“轟轟”猛擊窗玻璃聲中,又開始緊張地拼版面、校對、改樣……待到版面編完、三審簽好,已是凌晨近2點了。

      人們進入了夢鄉,我踏上了回家的路。這臺風桀驁不馴地肆虐著,毫無收斂的跡象。回到小區,把一大攤子的水帶進了家,我朝家中墻壁上的掛鐘一瞥:3時15分。

      第二天,我又一如既往地早早出門去采訪。《勞動報》給我一個舞臺,我的無數個“那天那事”給《勞動報》增一份精彩。

      在日常,我坐公交車,搭地鐵,乘長途汽車,在申城穿行,一天在路途上顛簸三四個小時,是平常的事兒。我每天都在路上跑,采寫反映職工崗位創造的風采和工會工作創新的經驗。25年來,我到過烈日下的洋山集裝箱碼頭,到過高溫熔煉爐的車間,到過重大工程建設工地,到過海上施工的大型工程船,到過茫茫大海上的孤島……與生產一線的職工交朋友,與工會干部交流探討。就這樣,鮮活的新聞素材源源不絕,使我的新聞一篇又一篇見報。

      在2006年至2008年的3年時間里,我采寫的工會創新工作經驗和職工建設上海“四個中心”的精神風貌報道就刊發了676篇,平均每三天采寫刊發兩篇。同時,獲得上海新聞獎二等獎1次、三等獎2次,上海五一新聞獎一等獎1次、三等獎2次……

      新中國走過了創造輝煌的70年,《勞動報》見證了上海工人階級砥礪奮進的70年。回眸與《勞動報》同行25年的足跡,我的許多個“那天那事”都記錄著新中國新上海巨變過程中發生的許多精彩故事和重大事件,這是十分幸運的。而且,這種幸運不是每個人所能擁有的,唯賦予與《勞動報》并肩戰斗的人。

      我作為《勞動報》曾經的一員,與《勞動報》緊密相伴,走過共同發展的風雨歷程,擁有了我人生中最珍貴的財富。我為與《勞動報》深深的緣分為榮,為與《勞動報》緊緊地攜手為傲。

114大赢家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