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花街的秘密

2019/4/12 10:09:14

作者:記者忻意 編輯:宋昕澤

      沐浴著溫暖的陽光,感受著和風吹拂,走在一條被鮮花點綴的街道上,品味著陣陣花香,是多么美的享受。在靜安區,南京西路、華山路、銅仁路、恒豐路、海寧路等17條馬路已成為色彩繽紛的“花街”,這些分布在綠地花壇、道路花箱、隔離帶中的城市花景,出自“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上海工匠”朱道義之手。

      由于鉆研花藝,朱道義從一名外來農民工成長為插花技師,通過一技之長落戶上海。這些年,他將插花藝術融入城市景觀綠化,將花藝之美傳遞給更多人。南京西路一年要換幾次花卉?街頭花卉的色彩和品種如何搭配才有國際范兒?冬季花卉品種少,怎樣不讓花箱失色?街頭花卉如何養護及應急處理?且聽朱道義揭開城市花街的揭秘。

      打造靜安高顏值花街

      春花爛漫,姹紫嫣紅,在上海的街頭便能看到芬芳美景。去年5月,靜安區新聞辦宣布,該區的17條主要道路的容器花卉已經進行了優化更新,包括南京西路、華山路、銅仁路、恒豐路、海寧路、大統路西藏北路等,共計更換花卉60萬盆。這些造型別致的道路花箱,點綴在車水馬龍之間,經過了一年四季的品種更替,給城市增添了獨特的魅力。花街的打造,也有上海靜安園林綠化發展有限公司朱道義及其團隊的一份功勞。

      繡球、常春藤、大花海棠、西洋鵑、彩葉朱蕉、何氏鳳仙、南非萬壽菊……如果不是專業人士或花卉愛好者,恐怕根本叫不出這些花卉的名字。多樣的花卉品種出現在摩登街頭,為城市街景增添一抹亮色,也使路人充滿了新鮮感。朱道義在講述自己的街面景觀花藝設計理念時說:“要做到‘四季有景觀,季季花不同’,總體風格要大方、舒適,符合國際化、時尚化的定位,很有挑戰性。”

      花卉的色彩搭配是一件考驗審美的事。這年頭,市中心街頭花卉大面積的紅配黃已不多見,綠化園藝師大多不愿落入俗套的配色,倒是會參考國際色彩流行趨勢。“2018年的國際流行色是紫色,在南京西路、華山路等街頭,我們種植了粉紫色的矮牽牛花。”朱道義表示,他與專家、同事們認真研究并討論,從幾百種花木中做搭配設計,不僅要考慮植物的習性,還要結合上海氣候時令,才確定花卉品種。

      春季時,粉色系花卉與嫩綠植物的搭配比較協調,給人以輕盈浪漫的感覺;夏季時,主打白色、綠色、淡藍色花卉,給人以視覺上的清涼;秋季時,迎合國慶歡樂祥和的氣氛,會選用紅色的花卉。作為靜安乃至上海最著名的商業街,南京西路一年竟然要換5季花卉。“3-4月是魯冰花加鳳尾蕨,4-5月是朱蕉和海棠,6-8月會更換另一種色彩的海棠,9-10月換上圣誕花、三角梅,11月起到第二年初春,則會選用西洋鵑、羽衣甘藍等。”

      朱道義坦言,上海冬季寒冷,可選種的植物相對較少,給花街布置帶來一定的限制和困難,“但我突然來了靈感,采用插花花藝裝飾手法,將染色的云龍桑和植物藤球布置在花箱中,也能達到色彩和諧、錯落有致。”這一創新的花街布置手法得到了綠化市容局的表揚并建議推廣,也被上海市政府網站予以正面報道。

      從設計到施工親力親為

      武定路上的靜安花店,是朱道義上班的地方。年輕的時候,他凌晨就要去花市進貨采購,一大早就開店迎客,各種花材一經他手,仿佛被注入了新的生命。如今,在花店隔壁的辦公樓里,他還有一間“朱道義工匠創新工作室”,培養優秀綠化團隊亦是他肩上的重任。

      朱道義不僅是插花技師,也是綠化技師,這樣的“雙料技師”在上海屈指可數。即便擁有“上海首席技師”、“上海工匠”、“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等眾人一輩子夢寐以求的殊榮,這些年他仍不斷學習、精益求精,將插花藝術融入城市景觀綠化,將花藝之美傳遞給更多人。為了做好在道路景觀綠化,朱道義提前一年就制定了詳細計劃,初步選定花種、尺寸和色彩的搭配。他實地考察各條馬路,結合道路風貌和文化建筑進行設計,一條路往往還分成3段花景,每隔500米就有些變化,避免審美疲勞。他不僅親自飛到廣州苗圃挑選花卉,還要親自試種樣品,在花箱里做出樣板“造型”,并對工人進行施工培訓,可以說樣樣事情都親力親為。

      “要將一整套綠化設計呈現在道路街頭,確實會碰到‘拷貝就走樣’的情況。”朱道義說,如果不去面對面、手把手的指導,很難保證一線綠化工能把花箱做到高低錯落、疏密有致、色彩穿插,有時候他上街查看才發現花卉的朝向種反了,絕非傳一張照片到手機上就能驗收成果。

      要保持花街美麗持久,日常的養護工作也非常精細。“要做到無殘花,無空禿,無黃葉,無垃圾。”朱道義表示,這需要公司300多個園藝工人的共同努力,他們身穿統一的工裝、鞋帽,裝備了先進的綠化工具,守護著各條花街。單是清潔花箱就分好幾個步驟,濕擦、干擦、刷灰,最后還噴上“碧麗珠”,使得花箱亮麗如新。

      不過,這些精心養護的道路景觀花卉也難免遇上飛來橫禍。“常德路上經常發生單車交通事故,每周總有人開車把花箱撞了,時間往往是深夜或凌晨。”朱道義說,團隊建立了快速應急方案,當天值班的養護工20分鐘到場,1小時內將撒了一地的泥土、花草清理干凈,受損嚴重時,還要修復花箱、重新栽種。“一條路上的羽衣甘藍,一夜之間變成南非萬壽菊,這一定是綠化工人們在辛勤加班。”

      朱道義說,綠化部門的一線員工一般文化程度不高,專業技能也有待提高,但只要愿意學、努力干,他都有信心能把大家教出師。培養后備力量是朱道義這些年一直堅持在做的事,他對學徒們毫無保留地傳授插花技能,也鼓勵大學生深入一線,“實踐出真知,體驗促成長”。

      對花藝事業充滿暢想

      得體的衣著、流利的上海話,不俗的談吐與氣質,近30年的花藝經歷徹底改變了朱道義。誰能想到,30年前,他只是一個從老家安徽到上海謀生的外來打工者?起先在一家花圃栽盆景,隨后到靜安花店做學徒工,機緣巧合下才跟隨師傅梁勝芳學習插花藝術。

      背井離鄉滬打工,誰沒有孤獨感呢?10年前,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自己每年除夕都留守花店,沒回老家和老婆、孩子吃過一次團圓飯。那時他租住在300元一個月的小屋里,盼望著哪天有上海戶口了,能和上海職工一樣繳納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懷揣夢想的他,處處留心學習,除了摘取各類花藝大賽獎狀證書,還因獲評“2010年優秀外來員工”戶口落入上海。如今,一家四口在上海其樂融融,女兒正準備考研,兒子今年也初三了。

      回想起來,多年前的那份孤獨感恰恰是他不斷求索的催化劑。朱道義說,年輕時他是個文藝青年,喜歡在深夜時分打開廣播,收聽陸澄主持的《午夜星河》。“晚上11點半,我打通廣播熱線,通過電波朗誦汪國真、席慕蓉的現代詩,那晚興奮到半夜才睡著。”他自嘲晚上沒事做,捧起唐詩宋詞,背了一首又一首;他看的書很雜,從插花到繪畫,從文學到音樂,后來還去參觀各種畫展、雕塑展等,學習大師的色彩運用和空間布局。在經年累月的美學熏陶下,他不僅提高了審美層次,也獲得了創作靈感,在插花藝術中運用自如,就連給插花作品起個名字,都仙氣飄飄、詩意盎然。

      上海市首席技師、上海市杰出技術能手、全國優秀農民工……一份份榮譽為朱道義的花藝事業錦上添花,而他內心更多的是感恩,因而身體力行地回饋社會。他放棄了無數休息日與節假日,組建社區綠化服務隊,為社區居民提供綠化咨詢、解難、示范,為老年大學講課傳經解惑,為樓宇白領和學校師生科普花卉知識,演示多種插花花藝。他還來過勞動報,現場展示并講解了海派花藝的制作和含義,并將其插花作品贈予本報。

      身為插花花藝國家級考評員,朱道義表示,如今每年都會有大量市民學習插花藝術,學員中有80-90%為女性,文化素養較高,但80%的學員考證并不是為了從業,而是希望學一門藝術,豐富業余生活,與愛好者進行交流。他深切地感受到,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居民的素質持續提升,人們對于美的追求也越來越強烈,正所謂“盛世興花”。“以前在道路邊種花,還有市民悄悄摘花、偷花,但去年我在路邊修剪枝葉時,卻被市民責令不要破壞公共花草。雖然當時被嚇了一跳,但我還是要向那位市民致謝。”朱道義為自己能夠美化城市感到由衷的高興,對于花藝事業更是充滿了激情與暢想。

114大赢家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