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個文學恩師

2019/6/17 11:33:47

作者:王堅忍

      現在我到滬東工人文化館參加活動,當穿過左邊由四根廊柱撐起的高高的拱門時,有一種穿進文學殿堂的感覺。

      年輕時在楊浦復興島的上海海洋漁業公司當船員,是個喜愛文學卻全無才情的文青。上世紀70年代中期,參加了公司的一個寫作小組。成立后的第一次活動,就是到東宮去參加賽詩會。一進場,但見頭上拉著幾排直直的繩子,繩子上垂下一張張大幅白紙,紙上用毛筆書寫著一首首詩。當我在這些紙中,找到了我寫的一首漁船船員戰天斗海的民歌時,心中喜悅之情油然而生,我的詩也上去了。但現在看來,那是一首很幼稚,口號化的詩。

      就在這次賽詩會上,我認識了我心儀已久的羅達成老師,一個清癯的比我稍稍年長的詩人,當時他已從復興島上的中華造船廠調到《文匯版》副刊組。我們剛才在室外走廊的櫥窗里,就看到貼著他與其他幾位詩人如路鴻老師的詩。心里想,不知何時我的詩也能上櫥窗,那該多好啊。

      羅老師這個從東宮走出來的中國作協會員,是我文學路上的第一個貴人。東宮認識后,我給他投了一首寫海上捕魚的20行的詩。隔了幾個月,詩在《文匯報》上刊登出來了,當時報紙的習慣是在作者姓名前注明工作單位。詩歌發表后,我在漁業公司也被大家稱為“小詩人”了。但每次被人稱“小詩人”時,我的臉會發紅發燙,因為這首20行的詩,只有2句是我的,其余18句都是羅老師幫我寫的,故整首詩句子優美。我慚愧汗顏,這里面凝聚著羅老師的心血啊。

      詩的發表給了我很大的鼓勵,我暗暗對自己說,要向羅老師學習。每逢報紙上有他的詩,我就會小心剪下來貼到本子上。后來羅老師把主要精力轉到報告文學寫作上了,我也開始學寫散文了。

      上世紀90年代,那時我在外灘水產集團編企業報副刊。曾在九江路20路電車終點站碰到過羅老師,他勉勵我好好寫作。

      2003年,新東宮文創中心成立,我也參加了。名單上看到羅老師的名字,心里激動,此時他已是著名的報告文學作家了。上世紀80年代,他的名作《中國的旋風》《少男少女的隱秘世界》《與大海簽約》等,我都仔仔細細拜讀過。誰知那天羅老師大概有事,沒來,使我茫然若失。

      2009年,東宮文創中心活動,我在走廊上看到了新評出的楊浦十大文化名人的展覽板,羅老師的大照片上榜了。羅老師的樣子沒多大的變化,只是額頭上多了幾條皺紋。

      2013年上海作協開會員大會,下午分組討論時,我想羅老師也是我們散文組的,我要當面謝謝他,領我走上文學之路。孰料這次羅老師又沒有來。

      在這里,我要向羅老師說一聲:感恩,羅老師,我的文學啟蒙老師!也要向東宮說一聲:感恩,建宮已有61年的東宮,我們都是一批批從您這里走出來的!

114大赢家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