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最低工資標準再提升 將惠及220萬名工人

2019/6/12 11:51:34

作者:張銳杰

      據澳洲網報道,當地時間5月30日,澳大利亞公平工作委員會(FWC)宣布,從7月1日起,澳大利亞全國最低工資標準將上漲3%,工人工資每周可增加21.6澳元。據悉,FWC的決定將直接影響澳大利亞220萬名工人。

      工資上漲有望改善雇員生活水平

      據報道,澳大利亞公平工作委員會決定將2019年的最低工資漲幅定為3%,相當于將最低周薪提高至740.8澳元,或將最低時薪提高至19.49澳元。

      據悉,FWC決定的漲幅低于2018年漲幅,但超過雇主團體要求的漲幅水平。經過2018年3.5%的增長后,目前澳大利亞全國最低工資為每周719.2澳元,相當于每小時24.3澳元。澳大利亞共有21%工作者的收入由最低工資標準決定。對此,FWC在聲明中表示:“經濟環境發生變化,尤其是最近國民生產總值增速和通貨膨脹率下降。處于審核期的稅改政策也已經生效,為低收入家庭帶來好處。考慮到這些因素,我們決定將今年的漲幅控制在去年漲幅之內。”

      該委員會會長羅斯表示:“我們很滿意決定的漲薪水平不會造成任何不利于通貨膨脹的后果,也不會對就業造成任何可衡量的負面影響。不過,3%漲幅仍會給依賴最低工資標準的雇員帶來收入上的提升,并改善他們的生活水平。”

      除此之外,FWC還指出,在接受最低工資的雇員中,女性比例仍然過低。FWC在聲明中表示:“提高全國最低工資能夠有助于減少收入的性別差距。”

      貿易工會委員會要求6%漲幅

      然而,澳大利亞貿易工會委員會(ACTU)卻要求將2019年的工資漲幅確定為6%,相當于每周最低工資增至43.15澳元,超過FWC決議的一倍。對此,ACTU會長奧尼爾表示:“我們提議的漲幅不會對經濟增長造成威脅。”

      據悉,ACTU在3月的一份聲明中也提出:“FWC應該在兩年內縮小最低工資和經合組織定義的相對貧困線之間的差距。這樣就不會有全職工作者生活在貧困中,這一切都是從6%漲幅開始的。”聲明還表示,“但目前最低工資低于OECD(經濟合作發展組織)定義的貧困線,只達到收入中位數的60%。而今年則需要達到10.7%的漲幅才能確保沒有雇員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對此,雇主和企業團體表示,6%漲幅將破壞就業形勢,給經濟發展造成威脅。其中,澳大利亞工業集團(AIG)希望將漲幅控制在2%,澳大利亞工商總會(ACCI)也希望漲幅不要超過1.8%。

      AIG首席執行官威洛克斯表示:“現在還不是冒險調整最低工資的時機。FWC在過去兩年決定的工資漲幅太高了,分別達到3.3%和3.5%,和整體的工資調整水平以及經濟環境不協調。今年FWC設定的增幅合適多了,這非常關鍵。”

      已連續兩年上調最低工資

      在此次上調最低薪資標準之前,澳大利亞已經連續多年蟬聯世界上最低薪資標準最高的寶座。去年,澳大利亞就將最低工資標準上調了3.5%最低工資標準。去年,幾乎同一時段,澳大利亞公平工作委員會將勞動者最低收入每周(38個小時)薪資提高至719.2澳元,比以往上漲了24.3澳元。今年的新標準將于7月1日生效,屆時將有超過200萬的澳大利亞人受益于此。

      澳大利亞小型企業、工作場所事務部長克瑞格·朗迪認為,這是委員會在考慮周全后所做的一個相對權衡的決定。但澳大利亞工會理事秘書長薩莉·麥克馬納斯表示,工會仍認為最低工資標準應該設置為標準工資中位數的60%。她表示,那些因為最低工資標準不夠完善而被迫生活貧窮的人,只能盼著公平工作委員每年會提高一點最低工資標準來維持生計,這是不應該的。她認為最低工資的標準應該隨著標準工資的變化而變化。

      零售業雇員工會表示,這次的最低工資標準上調為澳大利亞經濟注入了強心劑。綠黨勞資關系部發言人亞當·班德卻認為,即便如此這樣做好處很多,但很多全職工作者仍將處在貧困線掙扎。如果我們不立法要求最低工資必須高于貧困線,那么貧富不均的問題就仍會持續。澳大利亞公平工作委員會主席伊恩·羅斯表示,本次薪資的上調不會令澳大利亞承受通貨膨脹的壓力,也不會對就業帶來負面影響。

      低收入群體仍有擔憂

      雖然澳洲的最低工資標準在全世界名列前茅,但是與之相對的,由于澳洲數百萬人沒有養老金保障或養老金繳費不足而無法享有體面的退休生活。由此引發了澳洲眾多媒體有關現行養老金制度需要改革的熱議。

      據澳大利亞養老基金協會(ASFA)透露,越來越多依賴“零工經濟(gigeconomy)”謀生的低收入、非技術工人面臨失去強制性雇主養老金保障的風險。所謂的零工經濟是指由工作量不多的自由職業者構成的經濟領域,即“打零工”。按照目前的澳大利亞強制性雇主養老金制度,雇主需要為年滿18歲、月收入超過450澳元的員工繳納養老金,養老金的繳納比例為工資的9.5%。因此,對于靠打零工維生的群體,若從某個雇主處獲得的月收入低于450澳元,則無法享受這一保障。

      對此,ASFA希望就這一制度能夠得到徹底改革,確保Uber、Delivero和Airtasker等大量兼職人員獲得完善的養老金保障。ASFA首席執行官馬丁·法伊指出,伴隨“零工經濟”的快速增長,很多獨立合同工往往是弱勢的一方,在某些情況下會遭到無良雇主剝削。他說:“對現行強制性雇主養老金制度進行改革理由很充分。一方面,隨著零工經濟規模的擴大,打零工人群不斷增加,如果不進行改革,現行強制性雇主養老金制度的覆蓋面則會越來越窄。另一方面,由此伴隨的社會問題也會相應增加,如政府財政負擔等。”

      據ASFA估計,Uber、Delivero和Airtasker等在線平臺的員工中約有10萬名工作人員(占勞動總人口的0.8%)缺乏強制性養老金保障。此外,一些無良雇主會利用“虛假合同(shamcontracting)”來逃避繳納養老金義務。所謂“虛假合同”是指經過修飾的“就業合同”,實際上就是“獨立合同”。值得注意的是,這一“灰色地帶”的工人人數正在快速增長,養老金問題會變得更加普遍。

      延伸閱讀

      澳洲職工養老前景不樂觀

      澳洲目前擁有全世界都羨慕的養老體系,根據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聯合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告(U.S.News&WorldReport)的調查顯示,在全球65個被調查國家中,澳大利亞養老體系排在全球第二位。這其中包含了對國民退休收入、養老系統的可持續性和完整性等因素的考察。

      但近年來澳洲稅務加重、福利削減的趨勢很明顯,從各種報道看來,養老前景很不樂觀。

      一份由RaboDirect發布的調查報告發現,44%的澳大利亞人認為他們的退休金不足以支持其退休后所需資金,32%的人為他們的退休金做自愿供款,近20%的人依靠親屬的遺產來支持退休后的生活。據澳洲產業養老金協會(IndustrySuperAustralia簡稱ISA)最新的一項研究顯示,未足額繳納養老金的澳洲人賬戶余額少了近2萬澳元,其中60-64歲的澳洲人賬戶余額少了3.5萬澳元。ISA與Cbus公司于今年早些時候公布的調研報告顯示,每年約有240萬員工的雇主未按照規定為職工繳納養老保險,總計達36億澳元;即平均每個員工未繳納1489澳元(相當于4個月的積蓄)。

      與此同時,截至2017年12月31日,澳大利亞稅務局(ATO)共收到10759份未繳納養老金報告。據ATO提供的資料顯示,住宿與飲食業、建筑業、制造業及零售業成為養老金未足額繳納的“重災區”,約半數爭議案件發生在上述4大行業。

114大赢家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