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屬卻把事故車主告上法庭

2019/6/17 22:35:04

作者:勞動報記者郭娜;通訊員胡明冬 編輯:范晨光

      司機張某是一名貨車司機,在路上與一輛小轎車發生碰擦。雙方正在解決事故時,張某突然覺得身體不適,就醫后搶救無效身亡。張某的死因不排除熱射病(重度中暑)后繼發DIC及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張某的家屬因此將事故中的轎車司機錢某告上了法庭,法院日前審理了此案。

      2017年7月,錢某驅車前往業主家做裝潢工作,途經寶山區某條道路進行左轉彎過程中,恰遇張某駕駛的重型廂式貨車同方向行駛至此左拐彎。轉彎過程中,張某貨車左側中部與錢某的小轎車右側前部發生碰撞,造成道路交通事故。事故發生后,錢某撥打了110報警,但由于事發后張某身體狀況并不太好,故錢某同時撥打了120。但張某經醫院搶救無效不幸去世。經鑒定,張某死因不排除熱射病(重度中暑)后繼發DIC及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張某的母親和兒子認為,事故發生后,錢某在交警到現場處置之前與張某就交通事故賠償問題發生爭執,致使張某長期暴露在強烈陽光之下,且張某的爭吵致使其情緒激動從而發生急性熱射病。錢某在雙方爭執過程中,面對張某已經顯示出的明顯病危癥狀,不僅沒有采取任何救助措施,反而繼續與之爭吵,與張某被送至醫院后經搶救無效死亡有直接因果關系,因此將錢某訴至上海寶山法院,請求錢某按照60%的責任比例賠償醫療費、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等共計83萬余元。

      庭審中,被告錢某辯稱,原告所述不符合事實。在雙方發生交通事故之前,張某已經出現了意識不清的狀況,錢某當時還主動扶著張某到陰涼處休息。雙方還沒說幾句話,張某便掏出兩百元稱要私了。且從現場張某車輛的照片看,當時那么熱的天,張某的貨車車窗卻是開著的,說明事發當時張某沒有開空調,可能張某當時在車內就已經發熱射病了。由于事發路段的監控不巧處于損壞狀態,沒有錄到事發經過,雖經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多方查證,但仍無法查清事故成因,也無法對事故責任予以認定。

      承辦法官為查明案情,調閱事發后公安機關對被告錢某所作的詢問筆錄,發現與庭審中的表述一致。同時,公安機關還有一份對事發后恰巧到場看到了事情經過的見證人董某的詢問筆錄。董某出庭作證稱:“警察還沒來的時候他已經口吐白沫,我把衣服給他擦。被告方也是站在外邊馬路上,死者在圍墻下陰涼處坐著……被告和死者之間有幾米的距離。當時兩被告之間說話,死者沒有任何反應,也沒有和被告爭執。”

      上海寶山法院審理后認為,交通事故發生之后,被告錢某已及時報警,根據詢問筆錄及證人證言,錢某沒有不顧其身體狀況、與其持續糾纏,故錢某的行為并無不當。故錢某的行為與張某發生熱射病之間難以確認存在因果關系。綜上,判決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114大赢家足球比分